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天地之间 第一百五十六章 风生云起

时间:2018-05-15 看着怀里美艳风骚的玉明,春情萌动的迷人脸蛋儿、纤细的腰身、丰满的身材、如藕玉臂细腻玉手裸露,这样魔鬼般的身材加上性感的旗袍高跟鞋儿,这名早就梦想着征服暗恋多日、艳色逼人的天龙四美之一,今晚终于能将被我压在身下爽上一番,如此极品绝色任自己鱼肉,可真是令人羡慕不已前世修来的艳福啊!
  我猛吸了一下她身上发出的诱人香气,感觉慾火更胜,一把将美艳玉明扔上柔软的大床,迅速上床压到了她的身上,旗袍上部紧紧裹住她丰满的娇躯,我的鹹猪手死死捏住她紧身旗袍下饱满坚挺的酥胸,肆虐揉捏着尽情享受肉感的柔嫩触觉。
  「嘿嘿,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玉明,能跟你这美艳风骚的极品销魂一夜,无耻一下又有何妨?」我龌龊地嘿嘿坏笑,没捨得脱掉她玉足上那双让人想入非非的性感黑色尖头带斜袢细高跟船鞋,用卫生间的洗浴毛巾简单擦拭一番,隔着浅黑色缀花纹的长筒厚袜子,上下把玩着她旗袍下部若隐若现欲盖弥彰的两条修长玉腿和穿着秀美高跟鞋儿的玉足,心中充满了快感。
  「白秋你这禽兽,真有些变态,怎么老盯着人家脚上的高跟鞋儿玩,还不两下脱了,有什么好玩的?」美艳骚货玉明看着把玩自己的玉足上那双性感黑色尖头带斜袢细高跟船鞋,眼中充满慾火的我,恨声轻嗔着。「心肝儿玉明,我白秋就好这一口儿呢,最喜欢我的浪玉环脚上这双销魂夺魄的性感高跟鞋儿了,刚才你站红宝马车旁边当车模的时候,闪光灯下面这双高跟鞋儿熠熠生辉、靓丽逼人,我就想着要能亲上一口就美死了呢!」说着说着我还真在她那浅黑色缀花纹的长筒厚袜子裹着的浑圆微挺的浪脚背上美美亲了一口,惹得怀里的美艳玉明娇笑不已、花枝乱颤,见我连她的玉足高跟鞋儿都是如此喜爱,口里也放出了软话,「白秋你这个禽兽,不嫌变态你就随便吧!」
  听她这么嗔怪着,我才知道这个美艳风骚的极品没有被男人这么玩过她的秀美玉足和性感高跟鞋儿,更没有穿着细高跟儿被男人操过,心下立刻大爽,淫蕩无耻地坏笑着,压在美艳玉明的身上,封住她的樱唇贪婪吸吮她的檀口香舌,双手在这期间迅速解开她淡紫镶金花贴身旗袍装的襻扣,伸到里面去两下就扒了她的黑色奶罩子,令她那坚挺饱满的双峰映入眼帘,其后兴奋地撩起她脱下紫镶金花贴身旗袍的下摆,露出了只套着一条黑色性感小T裤的浑圆丰挺的大白美臀和两条套着浅黑色缀花纹的长筒厚袜子的修长粉腿。
  被封住樱唇的美艳玉明,被我肆意挑逗着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感觉着自己身上一道道防线给扒掉,被我连摸带吻弄得极为难受,敏感的娇躯出现强烈快感,芳心乱跳呼吸急促,饶是风骚的性格,但今天头次亲热三下两下就被我摸出了快感,心下多少有些羞愧来着。
  我掰开玉明穿着浅黑色缀花纹的长筒厚袜子的白皙玉腿,满脸坏笑地伸出鹹猪手,隔着黑色性感小T裤在她的禁地揉捏几下,看到她被刺激得瞇眼急喘,我突然发飙粗暴地撕裂了那条可怜的薄纱黑色性感小T裤,令美艳玉明的整个禁地瞬间显现,只给她留下了浅黑色缀花纹的长筒厚袜子,使她的下体在灯光下毫无遮掩地暴露。
  美艳玉明的瓜子脸上一双水汪汪的妩媚大眼,艳红含紫的性感双唇让人心跳,波浪型的乌黑的头髮披散在背后,她的皮肤确实很好,雪白而细腻,小腿很长,脚踝很细,大腿到小腿的过渡也非常匀称,这个美艳骚货浑身上下都使我非常满意。我伸手扯了扯她乱蓬蓬的的阴毛,又仔细观察起美艳玉明的阴户,她那里的狭缝紧密而平整地闭合着,使我既爱怜又想去粗暴地破坏那里的宁静。
  淡紫镶金花的紧身旗袍,猩红的锦被,白皙的下体,任我摆布的天龙最美艳的骄傲女郎,这一切在柔和温馨的灯光照耀下,形成了一幅淫艳的图画。我并不去剥去她的性感旗袍和浅黑色缀花纹的长筒厚袜子以及那双性感的黑色尖头带斜袢细高跟船鞋,而是让这些撩情助兴的衣饰完整地留在这美艳骄傲的玉明身上,这么多年在脂粉堆中打滚的经验告诉我,穿衣服的女人比不穿衣服的女人更漂亮。
  但美艳玉明从外表看虽然还像个贵妇,内里早被我扒成真空任我享用,这种若隐若现、若有若无的美艳女郎实在是今晚我的极品床伴。
  看着床上美艳尤物玉体横陈,我也两下脱光了衣物跳了上去,然后将春心萌动、慾火焚身的美艳玉明拉过来,让她面朝下趴在自己的双腿之上,撩起她淡紫镶金花的紧身旗袍的后摆,这样她那白皙丰满圆润的大屁股便正好冲着我的脸庞。
  最后一道防线被撕裂,美艳玉明看着我充满慾火的色迷迷的眼神,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满心期望能被我快点解决掉。
  我感觉到被我玩弄于鼓掌之间的美艳玉明裹着黑色天鹅绒袜子的一双粉腿和紧身旗袍下丰满的身体在自己身上蠕动着,光滑的肌肤和自己的肌肤不断摩擦,乱草一般的阴毛和自己的大腿和肉棒偶尔摩擦着,特别是这个美艳骚货的阴唇在我的抚弄下已经开始润滑了,天龙第一艳妇如此反应激烈,让我也有些兴奋起来。
  她茂盛如林的三角丛林中央凸现一道肉缝,穴口微张两片阴唇鲜红娇嫩。我伸长了手指开启了美艳玉明淫性的钥匙,用手指沿着双唇轻轻一挑,玉明那花生米粒般的阴核就搔首弄姿地站了起来,接着我双指亲亲一捻勾住了骚货的阴核,抿住了对着阴核来回挑动,然后突然用力地按压起这个骚货全身性慾的核心~~。
  她的阴核。「啊啊,不要!……」美艳玉明被突入其来的刺激吓了一跳,她性感旗袍包裹着的身体却立刻兴奋起来,不断在我的身上大扭起来。
  「哦,白秋,你这个禽兽,你这坏人,人家好痒,啊,爽!」美艳玉明双手按着自己的酥胸,不停在我身上扭动着,张着一双黑袜粉腿任由我挑逗玩弄她的阴蒂,她的阴核被我的手指拨弄抚玩,硬硬地立在阴唇间,我伸出沾满淫水的手指轻轻的叩住了她的阴核研磨了几下,只弄得美艳骚货浪叫不已,屁股娇颤着,她伸出双手搂住我的头,紧紧的抱着,小嘴中的淫曲阵阵高涨,嫩舌头直往我的嘴里钻,尽情奉献着香吻。
  「玉明,你可真敏感呀,真是天生淫妇的身体,一百个女人中也没有一个的。」
  我手上不停,嘴上却开始放肆起来污辱这天龙贵妇。「不是……停……啊!……」
  美艳玉明刚想要表示反对,可是身体下部传来的刺激使她无法言语,只有全力拚命扭动身躯,好像这样才可以好受一些。
  「没错,你看看你的反应,羞不羞呀?来,我的心肝儿玉明,说一遍,我是一个天生淫妇,乖……」我在她耳边说道,好像一个父亲在哄自己的女儿。
  这时我的手指挑逗她的阴核稍稍大力一点,美艳骚货被挑逗得媚眼微闭、□嘴微张浑身酥麻娇喘不已「唔…唔……喔…喔……!」我的滑溜的手指灵活地猛舔那湿润的小穴,我挑逗着戏弄那鲜嫩突起的小阴核弄得美艳玉明情慾高炽、淫水氾滥呻吟不断:「白秋,我……我要……要被你玩死了……!」她酥麻得双腿颤抖不禁,性感的黑色尖头带斜袢细高跟船鞋在我面前像蜘蛛般伸缩旋转,她纤细的玉手在我的背上疯狂地摸着。
  「玉明,你看你都湿成什么样了?承认自己是淫妇了吧?承认了我就饶了你,呵呵!」我继续一边挑逗一边用言语糟蹋怀中艳妇。「啊……啊啊……」怀中艳妇似乎羞不可耐,却又疯狂地本能地扭动着身躯,似乎只有这样才会好受些,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听话任我玩弄,只是感觉到掩埋在心中的慾望被一点点挑逗起来,勃发出来。
  我一手伸进她的紧身旗袍中抓玩着那对粉嫩爽滑的大奶子另一只手却撩开她的旗袍下摆更加放肆地玩弄着她慢慢勃起而挺立的阴核,难耐的感觉使怀中的美艳骚货用力挣扎着想要拜託我的控制,可再弱的男人在女人面前都有着绝对的优势,我的强大使她根本就没有可能摆脱。
  「哦……不要……白秋,你太过分了。求求你放开……啊……」美艳玉明被我弄得四肢乱颤,但这样不仅于事无补,反而更强化了阴部传来的感觉,她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我的手指已经全被骚货下面所分泌出的淫水给沾湿了。宜将剩勇追穷寇,我没有放鬆反而继续攻坚,又开始伏下身子伸出舌头舔弄起心肝儿玉明的耳垂儿。
  「啊……我……我……」在如此强烈的性慾刺激下,美艳玉明的神志有些迷乱了。「说,我是一个天生淫妇!」我忽然厉声命令道。
  「啊,我、我是一个天生淫妇……!」美艳玉明虽然羞得有些哽咽,但在高压和威逼之下,终于把这句正经女人羞于启齿的淫蕩话儿给说了出来。
  「我听不到,大声说!」大美人儿终于开始屈服,但我却更加变本加厉,「我是天生淫妇……」「再大声……」依然不依不饶,「啊……我是天生淫妇!」
  美艳骚货疯狂的叫喊在静夜的房中迴荡着,她似乎忘了自己是天龙第一艳妇,是开红色宝马车的老闆娘,是总经理而且是我的顶头上司,再美艳再高贵都是身外物,现在她深刻体会到自己的角色,不外是被正恶徒玩弄的一名淫贱的女人而已。
  「嘿嘿,大美人儿玉明我的心肝儿,今晚你的爷保证让你这淫妇欲仙欲死、飘到天上去!」我看着美艳玉明慾火焚身的凄美表情,微微一笑翻过身来,将身着紧身旗袍的漂亮女人压在身下,兴奋抓住她那穿着性感细高跟鞋儿的白嫩嫩玉足,将穿着优雅黑色长袜的她那双玉腿扛在肩上,双手掐住了她的细腰,身躯俯冲下压屁股猛的向前一挺,邪恶的小和尚挺枪上马,直捣黄龙一插到底,毫不费力地将肉棒插进了玉明这个美艳骚货的蜜穴,心愿得偿地进入玉明那早已泥泞不堪的娇嫩禁地,肆虐狂挺撞击丰满浑圆的完美玉臀,尽情享受着美妙至极的玉体美肉。
  我们两人都拚命地向后仰起头,「啊!」天龙艳妇汪玉明大叫一声,插进体内的物体实在是太硬、太热了,就像要将自己的身体刺穿一般,「白秋我……啊……老公……你啊……你太……太……太……」她竟然找不到一个合适形容词来表达。
  「仙人洞,真是仙人洞。」我大声的讚美着,一下插进玉明这个重量级美艳人马的体内深处,我也爽到了吃惊的地步,她的阴道壁夹住阳具的力度、膣肉蠕动的频率都让我兴奋不已。年轻女孩儿的阴道只是单纯的紧窄,成熟美妇的性器却是充满「灵性」,「挤、揉、吸、夹」,每样都能让男人为之魂销。美艳玉明这蜜穴里的阻力越大,我抽插得越狠,女人的臀肉被我撞得生出了一阵阵美妙的「漪涟」。
  「哈哼哼……啊……啊……」美艳玉明爽得快要哭出来了,这是她有生以来接受的最狂猛的肏干,我是如此的有力,粗长的阴茎就像要贯穿她的肉体,从嘴巴里突破而出一样,「白秋我的亲亲老公……你啊……好强……好强……老公……啊……」
  我将玉明翻起来,让这重量级的美艳人马趴在大床上,我很喜欢这样从后面搞大美女,可以居高临下欣赏自己的男权像征在倒心形的美臀里进出,欣赏女人圆巧的屁眼儿一张一合的美景的同时,还能在女人肥白的屁股上又捏又揉,真是人生至高的享受,「宝……宝贝儿,玉明我的心肝儿淫妇,叫得再淫蕩点儿,让爷好好疼你,真是太美了……」
  「啊……啊……」美艳玉明被操得双腿发软,实在是跪不住了,哆哆嗦嗦地趴了下去,修长的手指还是勾在枕头的边缘上,脸颊上火热的肌肤贴住白色的长枕头,「我……啊……我不会叫啊……老公……白秋我的老公……饶了我吧……」
  我也跟着她趴了下去,解开淡紫镶金花的紧身旗袍的最后一两个扣子,双手攥住了她的丰乳,伸长舌头,猛舔她的娇嫩的耳朵和脸颊,「笨笨玉明,心里怎么想的、身上有什么感觉都叫出来就行了,比如刚才这样的姿式,你从后面被我肏,就像条母狗一样,你还可以边被干边学狗叫呢,汪汪汪……。」
  不知怎么的,美艳玉明听我这么一说浑身打了个冷战,这是第一次有人在自己的耳边说出如此下流的话,更想不到的是当我提到母狗的时候,自己竟然产生了变态的快感,「白秋我的老公……你的鸡巴……好硬……好粗……好长……,白秋,你是玉明的……大鸡巴……大鸡巴老公……啊……啊……」
  「哈哈哈……」我大笑了起来,天龙艳妇高贵的玉明马趴在自己面前如同一条母狗,嘴力还说出这么淫蕩下贱的秽语连篇,那种征服贵妇的满足感真是没法儿形容,「宝贝儿,爷会好好报答你的。」说着话,更加拚命的突击起来,把女人白嫩的屁股都撞得通红,「太爽了,玉明美人儿,你的小穴绝对一点儿不比天龙那三枝花,黄蕊蕊、田艳艳和王嫣儿(前文误作王媛媛,特改为王嫣,为以后留个空儿)这些年轻貌美的小女孩子的屄缝儿差啊,老张真是暴殓天物。」
  「老公……你别说了……我叫你爷行吧……你……你就专心……专心的玩儿……啊……玩儿我吧……不要……不要提别的女人……啊……啊……更不好提母狗啥的……」「真的不要吗?」我发觉每当自己一说到母狗,美艳玉明的阴道就会急剧收缩,我的脸上出现一丝坏笑,把右手的中指放进嘴里粘满口水,然后缓缓地捅进了美艳人马的后庭里,边捅边讚歎,「真紧,这小屁眼儿还真紧,爷真想把这里也一起肏了,那叫一个爽啊。」
  「啊……别摸那里……」美艳玉明的小腹猛地一阵抽搐,超强的快感直冲脑顶,头晕眼花中,大量的阴精决堤而出,双手随着枕头慢慢滑落,「老公……白秋我的爷……」口里呻吟着哀求着,但我的姦淫还没有结束,继续在美艳人马那从未放鬆过的阴道里快速进出,脑子里只有一个「爽」字。
  美艳玉明软绵绵的身体突然弹了起来,「老公……啊……我要去洗手间………啊………快让我去………」「嘿嘿,好宝贝儿,我带你去。」我双手捏住女人的套着优雅黑色长袜的粉腿腿弯,全身一用力,硬生生的把穿着性感细高跟鞋儿的她举离了大床走向洗手间,阴茎仍然镶在她的肉唇间。
  「啊………太美了………又要洩了………啊………不行了………要尿了……要憋不住了……」那种又爽快又苦闷的感觉简直要让美艳玉明发疯了,上身靠在我的胸口上,漂亮的臻首向后仰在我的肩膀上,伸出香舌舔着我的耳朵,拚命乱叫着。
  进入了洗手间,我扭过头来,和美艳女人热吻了一下儿,「尿吧,宝贝儿玉明,让爷看看你淫糜的样子。」「老公……我的爷…你好变态啊……」美艳玉明是真的想尿,可阴道里插着一根粗壮的阳具,怎么也放鬆不下来,「不行……不行啊……白秋我的爷……你…你在我身子里……我尿不出来啊……」
  听怀中大美女苦苦哀求,我双臂一抬将男根退出了她的玉体,将这大美女放在盥洗台上,让她面对着明亮的大圆镜子,两脚蹬着极其性感迷人的黑色尖头浅口带斜袢细高跟船鞋蹲在檯面上,镜中顿时凸显出一个风情万千的万人迷大美女出来,双颊潮红阴毛毕露羞涩中带着无比的妖艳和性感,「好了吧?我的心肝儿情妇玉明,你放鬆点儿,当爷面好好尿出来。」我低头在她耳边柔声安慰着,但悄悄把被淫水润过的大龟头暗地里对準这匹天龙排名第一的重量级美艳人马的肛门上。
  「嗯……」美艳玉明长嘘了一口气,「要出来了……要出来了……」「一,二,三。」我心里默默的数着,在一股水柱射出的同时,我托着美艳玉明粉腿的双手一沉,一手攥住她胸口波涛汹涌的大白奶子,另一只手一把抓住她蹲在檯面上的那双极其性感的黑色尖头浅口带斜袢细高跟船鞋的金属细跟儿,如同铁棍般坚硬的、涂满淫液的肉棒就破肛而入,肏进了美艳玉明的小屁眼儿里。由于在排尿时,就连括约肌也是鬆弛的,这一下就插到了底。
  「妈呀!」美艳玉明惨叫了一声,好在我并没有抽插,只是将阴茎停留在她的直肠里,疼痛并不是完全不能忍受,可那种满胀的感觉却是一辈子也不曾「享受」过的,儘管这样,天龙四美中玉明这个娇滴滴的大美女今晚被我连开二苞,还是被操得一阵哆嗦。
  美艳人马的肛腔极其紧窄,捅进去就感觉到是「花茎未径缘客扫,蓬门今日为君。」不过玉明这个天龙贵妇今晚被我淫媾得简直有些狼狈不堪,我刚捅入时突然停止的尿液又再次击射而出,而且还比原先更有力,我看到这里快要乐死了,知道美艳玉明无论是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对肛交不是很排斥。真想不到这个平日美艳风骚的俏老闆娘,一旦放开心情,竟会是一个这么好玩儿的尤物……。
  此时绝望闭眼的美艳玉明,虽然以前被其他男人进入过,但那些羸弱的男人根本无法让她真正体会到男女交欢的天堂级滋味是如何美妙,如今被我这禽兽肆虐无忌地连开两苞入牲口般猛烈侵犯,稍有痛楚的同时,那无比充实和强烈刺激,令她激动地睁开眼娇喘不已,没多久就出现了以前从未体验过的连续高潮,美得她简直是欲仙欲死。
  「嘿嘿,大美人,怎么样,舒服吧?玉明你这天生淫妇,今后老实给白秋,你的爷做情妇吧!」我重新将刚当面撒完尿的美艳玉明扔回大床,欣赏着她因高潮频现脸上浮现出无比舒服的神情,鹹猪手拍打着她那浑圆肥美的大屁股,口中龌龊地坏笑。
  「要我给你做情妇?你凭什么?坏白秋臭流氓,不要脸!」享受高潮余韵的重量级美艳人马汪玉明,被我拍打玉臀着猛然惊醒,瞪着我轻嗔道。「哼,我看你能嘴硬到几时!」我得意轻哼,一把将她拉起按跪在床上,搂住她的纤腰,从后面挺枪上马,再次撞击着令自己着迷的肥美肉臀。
  双手支撑扶床跪着的玉明,被侵犯的娇躯却传出令她无法抗拒的强烈快感,在难以置信的情况下,被我这个牲口送上了一轮接一轮的高潮,慾火彻底覆盖了全部理智,最后只知在我的侵犯下风骚迎合,呻吟求欢……。今晚我有多勇猛,从美艳人马近乎嚎叫式的忘情呻吟中,就能听出个大概。
  在淫声浪语和交欢呻吟的交响下,与玉明缠绵半晚,令她狂洩数次持续高潮的我,斜靠在床上,嘴里叼着根「天子」香烟,右臂搂着满脸高潮余韵极其销魂满足的美艳玉明,坏笑问道:「大美人儿玉明,我的好情妇,怎么样,舒服吗?」
  「嗯……」秀髮披肩全身无力依偎在我右胸的美艳玉明,闻言虽然有些难为情,但依旧轻轻的应了一声,因为我之前问过她两次,她皆都嘴硬的违心说不舒服,结果又被搞出第三次高潮后,终于爽到无法承受的地步,忍不住娇声求饶。
  没办法,今晚这种感觉实在让她太舒服、太销魂了,简直让她无法相信做爱会这么美妙,心中寂寞空虚被沖淡了很多。与今夜相比,她以前与那些羸弱男人间的安慰游戏,简直就是儿戏,根本没法相比,这使得她彻底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
  「嘿嘿,玉明你答应做我的情妇吧,以后我白秋保证让你体会到什么叫真正的销魂和高潮!」我厚颜无耻地对怀中已经初步臣服的大美人儿坏笑着。「白秋,我汪玉明是个有需要,也很难克制自己情慾的女人,今晚你确实带给了我无法想像的快乐,我可以做你的情妇。但记住有一条,你不要把今天我给你说的有关我和张有福的事情传出去,这是我们两口子的家务事,否则我可没脸见人!」
  美艳玉明衣衫凌乱、秀髮披散、长袜粉腿歪在一边、性感高跟儿斜蹬着,兵败如山倒般躺在我怀里,但她感觉交欢后依靠在我怀中被我搂着,有种说不出的充实感满足感,心中淡去了刚被我奋力破肛时的恨意,觉得若能暗里长久跟我享受交欢之乐,又能平日里继续维繫自己作为天龙老闆娘的高贵形像是件很不错的事情,而且她感觉我暗地里颇有实力,做我的情妇也算有了一个不错的心理依靠。
  「哈哈,没问题,玉明我的大美人儿,今天你说的这些只有你知我知,打死我都不会对别人说!不过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白秋的情妇啦!」我颇有些得意地说,「讨厌,你都把人给弄成这样了,该搞的你搞了,不该搞的你也搞了,未必然这时候你还向撇清不成?」美艳玉明嗔怪地一边用裸露着的如藕玉臂细腻玉手轻轻拍打着我,口里还一边埋怨着。
  「哈哈,对对,我的大美人儿虽然风骚,但并不淫贱,来来,白秋你的爷还没射出来呢,我的玉明大情妇,好好用你的香舌技巧给爷吹一曲!爷今晚在你这妙人儿身上乾脆一枪三洞,了结掉心愿!」得到了一个容貌可以和潘莉、君红、璐瑶等女平分秋色,且美艳风骚的情妇,我心中无法高兴,倒在床上坏笑向我美艳风骚的情妇索取口舌伺候。
  「你好好去洗洗吧,刚才捅了人家的那里,也没好好擦乾净,一股臭烘烘的味道儿!」美艳玉明虽然曾为男人口交,但似乎有些嫌我的鸡巴才插了她的屁眼儿不怎么乾净,「来吧,那么讲究干嘛,你好好舔舔不就乾净了嘛!」我厉声呵斥着,力争在气势上压倒这美艳情妇,心想连狗鸡巴你都不嫌腥臊去品含舔吸,老子的东西还有什么好嫌弃的。
  说着我一把抓着美艳玉明的披肩秀髮将她按跪在胯下,「给我好好跪下来,玉明我的好情妇儿!」虽然不情愿,但玉明情知我绝不会轻易放过她,加上体内残留的奴性让她乖乖照我的命令趴跪在我的胯间。「张开口,给爷含着!」「含着什么?」美艳玉明还未问得出口,一团鼓鼓囊囊的软肉已塞入她的檀口樱唇之中。
  「好好吸啜,乖玉明你听话!」已然入口,虽然玉明闻着这股臭烘烘的味道就想吐,但既然自己正含着了,无奈下只得开始吸啜着嘴内的大阴茎,希望我尽快满足慾望,令自己不用再受折磨。
  「乖玉明,用你的舌头舔乾净。」我一边享受着玉明这个高贵的天龙第一艳妇的唇舌服务,一边亲自动手将她那条紧身性感的旗袍扒开,将她那高耸丰满的大奶子挤出了一道深沟,夹紧我的炮身,来一个双重享受。
  似乎她真是一个天生的婊子,才片刻间就已经啷啷上口,服侍得我的阴茎舒舒服服,而她的一双乳球触感亦同样妙绝。「对了,现在来一个深喉!」心知肚明胯下这美艳骚货的底牌,我觉得今晚干她干到这里才获得近乎完美的享受和服务,我深按着她美艳无比的妖娆美人头儿,臀部上挺,在她喉咙深处拚命冲杀后干得她几近白眼乱翻,终于令我以满把的持续性爆浆洩射来回报美艳情妇骚货玉明。
  夜幕退却,清晨降临,当我扶着身边趁着晨勃又被我操得高潮过两次的女人来到清江大饭店的门口时,美艳玉明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星眸朦胧,脸上也是红扑扑的,呼吸更是沉重,她自己连站都站不稳,只有在我的搂扶下才能勉强行走。性感旗袍已是凌乱不堪,连扣子都没完全扣好,不过依然显得美艳诱人风情万千,旗袍上部紧紧裹住丰满的娇躯,胸部高耸丰满,圆润屁股挺翘着,如藕玉臂细腻玉手裸露在外,下摆开衩直到大腿根,两条修长玉腿若隐若现,浅黑色缀花纹的长筒厚袜子配一双性感的黑色尖头带斜袢细高跟船鞋,让人不禁想入非非。
  门童看着这个光艳照人的贵妇和扶着她的男人,心中不禁暗恨,「妈的,小白脸子,没有好心眼子趁人之危,这名娇滴滴的大美女昨晚不知被操了多少次,现在人家站都站不利索了,他,哼,迟早被雷劈。」再想到昨晚这个大美人儿被扒得精光,任凭我在她迷人的胴体上为所欲为,他竟然撑起了帐篷。
  我一眼看到这个稚嫩清秀的门童,撇嘴一笑,凑到美艳玉明的耳边,「你自己是不知道啊,你现在的样子简直是迷死人了,看看那边儿那个门童,光是瞧你两眼就已经槓了。」美艳玉明抬起头,朝我所说的方向望去,果然朦朦胧胧的见到一个男人,他的裤裆处明显的向前突起。
  「啊……」光是这么一看,美艳玉明又感觉到内心一股春潮萌动,自己的身子被这么高强度淫媾以后越来越敏感了,慾望的潮水似乎无休无止,她能感觉到那个门僮火辣的目光,知道他在用眼神强姦自己,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在大庭广众之下扒光了,正和我旁若无人的做爱交媾一般,极强烈的羞耻感转变为了更兇猛的变态快感,让她的子宫剧烈收缩,脚下性感的细高跟鞋儿一滑,险些摔倒。
  我赶忙搂紧她,「玉明我的漂亮乖情妇儿,告诉爷你在想什么。」「我又想……想和你……和你做爱……疯狂地做爱……」玉明在我身边耳语,饶是风骚大胆也羞得粉面通红。「哈哈哈,别急嘛,我的大宝贝儿,今后我白秋一直陪着你,有的是时间,看我不肏到你哭爹喊娘的。」我低声挑逗着,「嗯,白秋,求求你……千万不要离开我,你要我怎么样……怎么样都行……求求你……」美艳玉明在我耳边哀求着,她此时已经不再是高傲的天龙女老总,而只是一个慾求不满渴望男人倾心爱护的小女人而已。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想想我到天龙上班以后似乎是随意而行,走到哪里算哪里,然而不知不觉,竟来到流水的尽头,看是无路可走了,于是索性就坐了下来,但恰巧就在这时坐看白云苍狗心情悠闲到了极点,穷极无聊之时却峰迴路转,如此这般地乾净利索地拿下了汪玉明这名天龙第一艳妇,她的身心都降服于自己,以我的风流手段,绝不怕已然落网的她会再行高飞的,而拿下玉明,就为今后在天龙的进一步大作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人生总归不应灰心,即使走到山穷水尽,也应有闲心看白云悠悠,面对逆境则更应静下心来看行云流水,以大无畏的心胸,傲然视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