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真实的夫妻淫乱

时间:2018-05-12 一、第一次
很早就劝过老婆试着与别人做爱,她一直不同意,后来同意了,让我给他找,但不能是网上认识的人。这几乎就不可能了。
机会是2000年春夏之交突然降临到我身边的。来个民工小伙,老乡,也算半个亲戚吧,小C(和我同姓),比我老婆小四岁。早先我父亲流浪的时候受到他家很大的恩惠,所以让我尽量关照他。
他原先一直在北京一个建筑队打工,也曾上过一次门,还给我送过老家的特产,虽说很不值钱,可是我也很不安。
后来他找上门来,说从报纸上看到北京一个什么地方的一个什么培训,他就报了一门课程,可是他住的工棚条件太差,根本不能保证他学习无线电修理和对他来说已经很陌生的高中物理,还有什么电学知识。问能不能每週的休息日来我这家里念两天书。
我当然乐意替上一代还这份恩,问他的工地离这里也不远,便建议他週六和週日来我这里吃住和学习。他很高兴,并坚决提出要交伙食费。
我老婆便在一旁答应下来了(我老婆说一定要交,要不然他还以为我们是财主,其实他交的几块钱,还不够一盘菜钱的)。
我安排他住在我和老婆住的隔壁的一个小屋,小屋那里原来是个小厅,和过道用一个木隔断分开。
我们和他住的小屋,中间有扇窗户,两侧都有拉帘。因为他很爱学习,又对我老婆敬若天人。
(我老婆是穿制服的,没文章中写的好看吧,鼻子有点高,脸型是尖尖的,眼皮是一单一双,但是五官端正,总体上还是很文雅秀气的,又很白,在家乡,绝对是美人了。生小孩是剖腹产,近来腰围有些大,但当时还行。)老婆常夸小C懂事。其实一开始老婆对小C是有些偏见和轻视,有味,髒,说话嗓门大,等等等等,小C其实也是正规高中毕业的,很快就把这些小毛病修正好了,而且一来我家就疯了一样地抢活干,哪怕是在自己学习的时候也会立马放下书。
他也很崇拜我,我在家乡也有点名。一来的时候还叫我「叔」,把我老婆乐死了。其实我长得比他还面少,他对我们这样的态度,老婆当然挺喜欢他。
我看他人本性老实,又真心夸过我老婆漂亮,决定利用这个机会体验一下这种刺激!我是怎么劝的呢,有些说头:我和老婆早先约定他回来的时候我们不能那个。
后来我有次在他回来的时候,在半夜里和老婆干,故意把声音搞大了,他应该是醒了。他走了后的几天我再和老婆做爱,就告诉她,「小C在边上肯定听到了,激动得不行。打手枪了,我看到他内裤洗了。」
老婆便不好意思,直怪我,然后我又说:「他一边打手枪,一边一定在想着你,要不你就给他一次?」后来老婆先是生气,我一再请求,并看到犹豫的时候并摸到她内裤湿了,知道她动心了。
女人一犹豫,其实就是答应了,大家要把握这一点,如果有人喜欢这类情趣的话。不要反覆问,反而会吓得她又不敢,然后就研究怎么进行,研究的中间我和她都很亢奋,做了起来。
然后便是暧昧的勾搭,我老婆这一点挺在行的,我叮嘱别吓着他。
然后我週六週日两天藉故白天都出去,一直是我老婆和他在一起,后来曾问过老婆,老婆笑说,他胆子很小的,你又于他有恩,我就没有明着勾搭。
第一天很简单,就是在洗头的时候让他从架上拿一瓶香波,然后又让他帮着搓头髮。老婆的手后来又碰了碰他的手,他毕竟是个已婚的男人,知道一些女人的暗示。
第二天的上午,她叫他出来帮他晾衣服,原本没想怎么着,但很有戏剧化的是上面的铝合金晾衣架突然带着很沉的衣服的份量脱落下来,不偏不倚地砸在我老婆头上,当时她唉约一声就蹲在地上,小C连忙查看伤势,老婆就把手放到他的膝盖上,有那么一会儿。
小C终于受不了了,把手也压在我老婆的手上,有几秒钟,老婆后来就把手抽走了。
第二周我们做爱做得很疯狂,这毕竟是老婆第一次精神出轨。
然后藉着欢迎小C来我家作客的一次家宴,我们三人都多少喝了点酒。到了约定的11点,小C那边灯已经灭了,看老婆的酒意还没有完全去掉,我就望着她笑,她多少也有点轻狂,便黑着灯把内衣内裤全脱掉了,穿好睡衣,俩人很激动地吻了一会儿,我就带着她去了。
敲门进去后,小C开开灯,他还没入睡,我们也不用费劲去说明意图(这东西说不清楚),按编好的事由说。
我老婆就径直到他床的另一头坐下,我站着,我说他以后不用交伙食费,这是你嫂子的意思,然后我就走掉了,剩下的事我原交给老婆处理。
她当时也没放开,就低头向他笑了一下,然后就红着脸不说话(我进去的时候她的脸还红着呢)。他正躺在床上,知道有些不对头,汗都出来了,连谢谢的话好像也没说,弄得老婆也没了主张。
过了没几分钟,我听见屋里一点动静也没有,鼓了鼓勇气,进去用家乡对他道:「弟,你不谢谢你嫂子?她挺喜欢你的。你要喜欢她,就和她睡一起吧。」
我老婆接着站起来,笑着对他道:「是不是嫌我不好看啊?」
他连忙摇头,还是没有反应过来,然后我老婆对他说:「你要是喜欢我,我就和你睡。」然后便把睡衣脱下,掀开他的床单,挤上他的床。
我说:「弟,你嫂子她挺喜欢你的。」
然后我老婆就把他的手拉到自己的乳房上,我是比较喜欢摸女人的乳头,但我老婆更喜欢我一大把抓住她的乳房。老婆然后把下身也贴紧了他,并把头埋到他怀里。
我眼睁睁地看着,记得非常清楚,老婆接着又把一只大腿盘到小C的腿上,小C木了一会儿,也不和我说什么,便愣愣地翻到我老婆身上,使劲摸,包括摸她的下体。小C很早就有性经验(他好像是二十左右结的)。
我问要不要我出去?老婆一面呻吟着一面说:「你还是出去吧。」然后就让小C亲她,小C是她第二个亲的男人。
我出去之后,心里面百味杂陈,而且门也是虚掩着的,里面只听到吱吱的床响,其他的声音一概没有。更想不到的是,不出五分钟,老婆就慌里慌张地跑出来,我随她一起进厕所,马上注意到老婆的肥腿上挂着一串粘粘的东西,老婆红着脸笑道:「还没来得及给他戴套,他就射进去了。他可能太紧张吧。」
然后我说:「我进去可能反而会更好点。」当时真没想到观淫其实也是可以忍受和享受的。
老婆就大大咧咧地说:「你要是真能受到了,就进去呗。」
第二次我陪着老婆进去,老婆在门口问他累不累,还行不行。他连忙点头,然后老婆一下子就跑到他怀里了,也没让他再戴套,他再插入的时候,我还在一边看了看。
第一个发现是他的龟头个儿确实挺大的,怀疑我自己的龟头个儿不大是不是和包皮过长有关,挤进去的时候,因为里面已经有他的精液的润滑了,很顺溜,还听到咕地一声,应该是里面的空气给挤出来了。
老婆轻叫了一声,闭着眼,什么也不说,但是脸也兴奋的变形了。到插到最里面的时候,老婆吸了一口凉气,嘴也歪了。
然后我告诉他,把老婆的腿抬起来,弯着,压着抽插,会好些,我老婆个子略高些(1米67),比较丰满,腿也长,但是他的单人床挨着墙,有经验的朋友知道,女人在下面的姿式,要是插入的话,女人的腿得分得很开,这样空间就有些不够了。
中间换过姿试,小C坐着,老婆你坐在小C的腿上,面朝着我,小C一面做一面把手伸到老婆的胸前摸乳,我心头慾火大盛,他是托着老婆的乳房,然后用两只手指夹着老婆的乳头,老婆还低头看了一会,口里哦哦地叫着,然后我去拉着她的双手,但没有抚摸她。
因为小C在刚才做的时候使劲吻她,口水的印迹一串一串留在老婆的胸脯、乳头、小腿、小腹,还有脸上,到处都是,老婆中间也曾想与我接吻,但是我想到她刚刚和小C的接吻,觉得有点彆扭。
后来多少能接受了,但一般都会在他和老婆接吻五六分钟后才与老婆接吻。
大约做了有四十多分钟(其实人在这个时候对时间的意识是最差的,我回去的时候看表大约是快一点,也有可能更长),他再射的时候,老婆已经被他顶到床头,一点后退的可能都没有,老婆也死顶着他,真的非常兴奋,比和与我做的任何一次都要兴奋。
但是与我写的情色小说不同的是,几乎没有一句有意义的叫床。后来他们再做,多数时候我都在里屋,最多也就是听到干死我,操死我之类的。
射完之后,他把我老婆放下,极其投入的老婆累得一点也不能动弹,就在床上懒懒地躺着,任由东西流到大腿和床上,也没有再去洗。所以我在文章中也实事求是,确实偷情给女人能带来很大的快感,百分百地能超越与老公的快感,当然,前提也是大家基本上水平相当。
我看老婆与他很对得来,虽然与原先约定不一样了,还是告诉她,让她当夜就和他睡吧。小C一定是憋了很长时间了,不到十分钟又缓过来了,当时我已经回屋迫不及待地打手枪了,但是能听到里面老婆的惊叫,和马上又再次开始的云雨之声。
他和老婆在里面的狂欢的声音,也使我第一次在手淫中感到了一种平时绝对难以企及的快感。
第一夜确实给我和老婆都带来了极大的满足感。早上六点多时我老婆便笑迷迷地推门进来,脸色不太好,但有种非常地快乐和羞涩的神采。
她倒是没什么包袱,主要是她早就知道我特别喜欢这类刺激,第一篇换妻喜剧(第一篇太监文学,没写完),在我们结婚的当年写的,她看过后还发表过评论。
我让老婆上床,要干她,她还笑着道:「我还没洗澡呢,身上好髒,你不嫌啊?」
我一下子就推倒了她干了起来。
告诉大家,女人做完后如果隔夜不洗,味道非常地刺激(又骚又有点臭),如果平时,我一定让她去洗。但是那次,我一想到是别的男人的精液和她的淫液混在一起发出的味,反而感觉更强烈。
我本人确实是包皮,他的龟头长得就非常DIAO的。我问我老婆大龟头插入是什么滋味,她说顶得挺深,里面很舒坦。
我问她射的时候如何,她说:当时几乎要疯掉了,一开始的感觉很厉害,就是一股很热乎的暖流一下子冲到她里面去了,她的脑子也就嗡地一声短路了,后来的一次就是一股一股的了,最后一次像是流进去的。昨天晚上,他一共射进去四次!
她后来还偷偷把床单上的印迹给我看。
二、三人一屋
头一段时间,老婆多数时间做完就回来。慢慢地就和他睡整夜了,但绝不是从天一黑就腻在他屋里,而且他回来的也很晚。老婆一直和我呆在一块,到要睡觉的时候,上完厕所,也就不再回我这里了。
在那四个月的时间里,他干我老婆的次数比我要多得多!起码有五倍。因为我基本上是一周干她一次,但他最少是一周干她两次,几乎每夜都能射两三次!
尤其一开始的时间,我有时候陪她一起上厕所,看着她洗屁股刷牙,她刷完牙后就叫小C去刷和洗。
小C一开始并不是很习惯维持这样的个人卫生,最初老婆是在我这里换睡衣的,后来把一些内衣内裤拿到小屋的五斗柜里放了点,有时便直接在他那里换。
在我这里换的时候我真的很激动,我有的文章中描写的给老婆挑内衣就是从这里来的。有的时候就抱着老婆啃一会儿。
最初的时候,因为特别亢奋,好几次不让老婆穿内裤和乳罩,说你穿了也要让人扒光,不如不穿,老婆也很激动,真得里面什么也没穿就进他屋子了。但后来还是穿得多,因为她有这个习惯吧。
我则听动静狂打手枪。还有一件关于衣服的事,我放在趣味那一节了。
老婆不太希望我打太多次手枪,我的身体不是很好,原来曾非常不爱运动,有时他们做的时候就老婆就很注意不发出大声。
在白天的时候,小C在我家的地位一点也没有变化,对我更加毕恭毕敬。我这人性格又比较好,对小C一向很友好,所以小C在我这里也没有过特别的不安感觉。
在刚开始的时候我几乎从不与他谈论我老婆的事。心里面还是很忌讳的吧,并不能很放得开。
好像有一天晚上,老婆去她妈家里还没回来,我看电视没什么意思,便进屋看他在学什么,然后我坐在他床上,鼓了半天的勇气才问,问的好像是你嫂子还不错吧。
他不知我什么意思,脸红的很可爱,忙点头称是,我看他脸红我也脸红了,然后他竟低头看书。我非常的尴尬,出去就暗骂自己傻屄。他也主动和我谈过一次,说嫂子对他真的很好。
其实我很想就这个话题和他交流,但当时回答的也不是很合适,他就吓得不敢再提了。一直到后来一次准3P后,我们才放得开了一些,但也都是当着老婆的面,在做那事的时候交流过。
到了第三个月吧,关係慢慢越来越熟,小C也活跃起来,有些聊天就变得很暧昧了,但也不是很多。下面录有一段香艳对话,一会儿就可以看到了。
三人在一起的时间多数是在长沙发上看电视,当时我们家的摆设是长沙发有点歪对着电视,老婆喜欢靠在最里面一侧看,头不用太斜着,后来和小C好上了之后呢,我就常坐在里面,老婆靠我腿上,有时候就把长腿放在小C的腿上,有时候就斜着眼,让小C给她按摩脚。
小C有时候就边摸边亲了起来,最大胆的一次,是伸进老婆的裙子里,一直摸到老婆的大腿内侧。这也就是最过分的了,当时老婆就是仰着脸向我嘻笑,其他也没什么反应。
老婆在和小C发生关係后,对我的态度也变得特别的温柔怜爱和顺从,夫妻关係变得难以置信地很亲密。吵架的次数少多了,即使再吵架,老婆也全都让着我。
我当时也非常地爱她。不过不爽的是,老婆后来不认,我说你当时为什么就能怎么怎么地让着我,她说她当时也是谁有理就听谁的。
每次和老婆做的时候,因为小C都不在家,有些对话就很增加趣味。我在文中出现的一些对话也都是现实中发生的,不过没那么文雅、也没那么多罢了。
比较典型的是:我问谁干她干的更好,她回答是确实是小C。
告诉有淫妻欲的众爱好者,这是实话,因为女人在偷情的时候阴道的感觉和收缩反应更强烈,对第三者的鸡巴来说,几乎它们可以确定无疑地给你老婆更多的刺激!
还有比较典型的:谁的鸡巴更长,更大,什么的。
偶尔会提起下种的事,我们那时还没小孩,但老婆还是觉得紧张,不过这件事发生的可能性是确实存在的。你要刺激,就不可能没有代价。
然后我带他查了血型,竟和我相同,然后我就告诉老婆,尽量避免那件事的发生,万一有了,我们也不查DNA,我就当老婆生的都是我的种。
后来老婆有一夜是在危险期和他做的,中间他把套拿下来,老婆还假装不知道,可能也是少了这个顾忌。
因为他都是週六週日回来,我们三人往往都在家里。他还要学习。偶尔他们会起的很晚,有一次曾一直睡到十一点半。我都买了菜回来了,有些生气,使劲拍他们门。
老婆几乎都是第一个出来,和虚构的「帮助」完全相反。如果看我已经忙起来的时候,便很歉意。
有段时间他找了个同乡替他看工地,溜回来的次数更多了。有次他们工地仓库一面墙倒了,把东西都运到外面一个合租的仓库里,整整七天的时间,我老婆便和他睡了六天!一点也没有夸张。
我看她的屄都好像有点变暗了,我也打了两天的手枪!我依然保留着手淫的习惯。而且听到老婆和别人的淫声,比自己干,趣味更大!一开始这种感觉极强烈的,到后来也无所谓了。
不过,现在想起来,又觉得很刺激。当然这也许只是绿帽一族的感觉。帮助老婆去偷情,就是基于这一点构思成的。
我老婆看了后,觉得不真实。主要是觉得对文中的老公伤害太大了,更没有发生过小C和我抢老婆的情况。事实上他们俩更加地让着我。
白天他们也曾亲热过和干过。一次在客厅那里摸,让我撞个正着,他已经把老婆的上衣都翻到头上了,乳罩解开了,下面的便裤也脱到屁股下面。小C的一只手放到老婆的胸上,一只手伸进老婆的裤头里。
一次是在小屋里,还是我老婆刚开始给他时候,我下午回家的时候,发现小屋门关着,半天(有一小时多)老婆才红着脸出来,好可爱,头髮也是乱乱的,手里拿了一大团手纸,赶紧扔掉,看着我,眼神也是亮得异样!
我问她爽吗?她推了我一把。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次在白天做,我也放在趣味的部分再细谈了。
最后一个月,他们给他换了工作,让他运沙和磨什么东西,很费力,再加上发过一次烧,他就不行了。经常咳得很厉害。但基本上也能保持一周两次。也许是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亏了吧。
反正那时候,只有他回来,老婆每天都尽量给他做些好吃的。我猜想老婆可能在金钱方面接济过他。但是没问,问了不好。
老婆到现在在性方面的需求也很大,也许就是那时候把胃口吃开了。我只能尽力满足她,减少手淫次数。
三、香艳
不戴套射进去过的不多。第一夜是,不过是个意外,后来又有了十多次。没戴套射的,都是在安全期里(有两次不在安全期射进去了,我上面提到的,一会再提),我多数都参加了,但不是3P,都是他先射完,然后换个地方我再插,不要问我为什么?
我就是觉得这样刺激。戴套的时候,我基本上不参加,因为往往在他来之前的一天我们就先做了,太累了,她都把窗户上的长帘子拉上,不让我看。关门后还要拉拉门看锁没锁上。但是我可以听得非常清楚,包括云雨淅沥之声(就是水声)!偶而有的时候动静特别大!
有些时候他是先直接插,快到的时候我老婆就帮他戴套。我们竟然用的都是我妻子和我结婚时买的美国的一种安全套。直接射进去的时候,大家都是很快乐的。包括我有些文中出现过的他站着,抱着我老婆,我把老婆往前推等情景。
我个人体验较强烈的是其中一次,他亲老婆的湿漉漉的屄(老婆一般不愿意我亲她那里,说怕我嫌髒,但是同意他亲,你能猜出我老婆是什么心态吗?),我压着老婆的手,不让动,然后他后来还吸(不知他怎么会的),后来他插进的时候,老婆不到三分钟吧,就高潮了。
然后他再射进去的时候,老婆也是屁股一挺一挺的又高潮了一次,我只在那一次当着小C的面、但还是隔着内裤打着手枪射了。这都应该不算3P,因为我没加入。我也不想,老婆也不同意,我从来没有脱光,只是穿着内裤观淫。
还有较香艳的,我老婆有时候和他同浴,在浴室里又洗又摸的。老婆说从来没有在厕所直接做过。但如果不是用鸡巴插,也是用手弄的。因为她后来就叫唤起来。
还有,我好几次上厕所,正撞见老婆在洗身子,我就抱住了摸,插(有两次是我故意去撞见的)。
老婆十几次在安全期和他做,在他把浓精灌进老婆阴道后,都是我陪着她上厕所,在她没洗的时候把她放到洗衣机上干她,还有几次是她和我到里屋的主卧干,干得更痛快些。
里面真的是非常地滑和热,刚插进的时候流了一些他的东西,其实在灯光下观感并不是很刺激,在文中描写的过于夸大了。在里屋关了灯做,想像的空间极大。
当时已经看到马王的一个作品,里面提到一位娇妻,在别人射完之后再让老公插,说让她老公的鸡巴把别人的精液挤到最里面,我也是在这时和老婆提到,借用了那个娇妻的话,对老婆说:「我把小C的精液再给你往里挤挤吧。」
老婆变得很亢奋,喃喃地说着情话,两人都感受到异样的刺激。
这个过程一般都感觉很强烈,射的很快,只有一次超过了半小时,我老婆也挺喜欢这种感觉,觉得两个男人的精液在阴道里的感觉好淫蕩。但从未发生过两个人一起干的事。她可能觉得两人干她容易紧张。
还有一次非常有意思的事,我去中关村买了两张黄片,都是日本的,其中一张还是假的。真的那张是我们三人一起看的。
最香艳的部分是:老婆看到前面第一章后就坐到他的怀里了。这也是少数几次,他们俩公然当着我的面进行亲密的接触(在不做爱的情况下)。看的过程中老婆就让小C亲她的嘴。
小C没亲,让我亲。但他的手摸进老婆的上衣里去了。老婆没穿乳罩,穿得是件衬衣,隔衣服可以清楚看到老婆乳头给他弄得硬起来了,我也性起,把手伸进老婆的裙裤里摸了起来,老婆一面看电视,一面给我们摸,鼻气越来越重,嘴里发出歎息般的声音。
看了一集后她先和小C就回屋了。小C干完后老婆便回我的屋(是事先商量好的),然后我再插她。我不戴套射,然后她再回小C的屋睡。小C接着再干她时我已经累的睡着了。
下面是一段三人之间的香艳对话(这是第一次的赤祼祼的香艳对话,记得较清楚,其实还有一些更有意思的。稍放开一点儿,在二夫一妻之间,很多平常的对话一不小心就很香艳):
我们在看电视,不知怎么的,小C就说:「男女之事,想起来有意思,做起来其实也没啥。」
然后我脱口而出说:「做起来没啥?你昨晚上还这么多次……」
小C不敢说话了,只是傻笑。老婆便扑过来作势打我,我拉着她的手,笑着说:「我这是爱惜你啊。」
老婆回答不用,我好着呢,我就说:「小C,那今晚上再多来几次?!」
小C苦笑,「要我命啊!」
我就说:「射那么多干什么?学会控制,忍精不射,吊她胃口。」
老婆便压到我身上掐我,之后就把头埋到我怀里,一句话也不说了,然后我和小C(主要是我啦!)说:「我老婆同意啦,你晚上先别急着插啊,让她受不了了,主动找你的鸡巴。」
小C也嚥着唾沫说:「什么,哥你这不是让我折磨嫂子吗?」
我说:「她最喜欢你折磨她了。」
小C说:「哥那你别心疼啊,我今天要从后面XIE(操的意思)」……大致上如此,我其他的也记不太清楚了,老婆喘息着对我小声说:「你们要我死啊!」身子都有些发抖。
后来我说:「现在就从后面试试。」
老婆身子早软了,小C在后面搂着老婆的腰,又把老婆的便裤扯下,短裤也扯下,手从白屁股后面伸进去摸,直到摸出好多水,老婆只是叫着,呻吟着……我还说些话刺激她,也不记得当时说的是什么了,老婆就啊啊地点着头,已经放浪至极!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是到处找我的嘴,想和我亲吻。
直到老婆突然啊啊地挺了几下,然后小C便问我,「在这儿行吗?」
老婆已经撅起了屁股,我点头,告诉老婆:「小C要干你了。」
老婆带着哭腔说:「让他干我……」
小C就掏出鸡巴,直直地对準老婆插了起来。
这是第一次香艳对话,我至今还时不时地和老婆一起回味。两年之后老婆才告诉我,当时她感受的心理刺激强烈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就好像我第一次看她被别人插一样,终生难忘。
女人的性心理和男人确实不一样啊!
四、趣味
有件特别可笑的事,他想用普通话叫我老婆的名字,却千不该万不该在做爱快到高潮的时候,因为很怪异的腔调说,把我老婆给乐得嘎嘎的,我推门进去看(老婆不让进,我拿钥匙开的门),他们正又重新开始,场面也很香艳。
最有意思的是,我和小C是同姓,她原来一直叫我小C,她在床上除了喊老公之外,有时候也会喊小C什么什么的,非常地顺嘴。之前和之后都不用改口。
我现在还对这个淫妻类文章感兴趣的主要原因,大家可能谁也猜不到,因为我老婆叫我小C的时候,我就一下子想起她这么叫过那位民工兄弟。
较逗的一次,是我突然想3P,但是老婆死活不同意,我就和民工说,他同意了,老婆还是不同意,最后我说那你和我睡,老婆眨眨眼说扔硬币,结果我赢了。
第二天,我又输了,老婆同意让他干完,不洗,然后回到里屋我接着干她,这个,我也在帮助一文中体现出来(改成打牌的情节)。
又有趣又香艳的一件事:
老婆一般不愿白天做,她不喜欢在光线亮的时候做,但是刚和小C交过欢后(週六晚上和他第一次,第二周的週六的白天发生的),她确实容易动情的。
我下午不在家,好像是公司的人找我?忘了干什么去了。这些事都是她后来和我说的。
她给小C找了一些书,送到他房间,小C的高中物理一点也不好,有些东西不是很清楚,我老婆中学是理科的(S大附中)的,小C就请教于她,她拚命回忆,一时也想不清楚,开始翻书,后来就整明白了,然后和他讲。
小C配服的五体投地,老婆很得意,小C便说:「今晚我得好好感谢你。」
然后摸了过去。
老婆让他摸着大腿,握着手,心里肯定有了点感觉,然后脸红心跳,(我猜的)还逗他说:「你现在好好学吧。别乱想,晚上我得和你哥睡。」
小C更忍不住了,搂着她便往床上去了。
老婆一再吓唬他我回来会不高兴的,他也不管。
其时老婆已经很想给他佔了,也就半推半就地随他了。
我回来后,他们也刚做了不到十分钟,小C吓坏了,当时就软了,一动不敢动,老婆知道其实没什么,笑着告诉他,「要是你哥不高兴,你就说是嫂子硬来的。」
小C傻傻地,便问如何具体形容,老婆就胡说道:「你说我一进去就脱光衣服,又扒你的衣服,你不从,我就硬夺过你的老二就往里面塞,你还不硬,我就猥亵了你,让你硬了,你实在没办法,只能让我给压到身子底下把你给干了。」
小C还当真了,说:「太长了,还是你说吧,现在我就下来,你上来,万一他马上就进来了呢?」
摆好姿式后,老婆乐得不行,小C这才知道是开玩笑,也就痛痛快快地就着这个姿式干起老婆来了。
上面说过,老婆一般都是穿睡衣进去和他睡的,有一次,她一直不换下制服(她都是一回家就换下工作服的),我还奇怪,她只是笑着不解释,后来就忍着笑穿着制服进去他的屋了,原来民工也喜欢降服制服女郎!
还有一件比较好笑、但是说出来请大家不要讥笑的事,也许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但无论如何,我们中国不要再往那个方向走得更远了。
老婆从未和小C说过情话,在她的意识里,小C就是低我们一等吧(中国有一亿民工,多么庞大无比的最弱势群体,是他们在支撑着庞大的城市人口的各类需要),小C曾约老婆出去看电影。
老婆问我行吗,我说去吧,回家后,老婆一直郁郁不乐,我问怎么了,老婆好一会儿才歎息了一声道:「小C请了好几个人去看电影(对他来说一笔绝对巨大的开销),我进去的时候不知道,看的过程中才发现他和坐在边上的几个民工得意地交换过眼色。」
我猜小C是想满足他的虚荣心,本来在心里也没把他这个人当回事,就由他去了,出门的时候,我还想主动地揽小C的胳膊,谁知道小C躲的远远的。对他来说,这么一丁点儿东西就够了,自卑吧,我也低头不语。
五、醋意
与其他男人共同分享老婆四个月,中间吃的醋是不少,说是醋其实也不是,就是感觉很刺激的意思,我想有过经历的朋友可能会有这种感觉。
我比较介意老婆和他亲吻,每一次见他们亲吻我心里都又刺激又难受,老婆看我不太能接受,当着我的面和他吻得不是很多。
但是他们在小屋做爱的时候,我一听到老婆的呻吟之声一时中断,能猜出多半是在与他热吻,再联想到老婆与他底下的紧密结合,及他硕大龟头与老婆的花心毫无间隙的结合,心里的刺激就格外强烈。
老婆在安全期被他直接射进去的时候,如癡如醉的神态和浪叫连连的反应,也会激起我极大的醋意,但是这是老婆最大的享受之一,我应该为她的快乐而高兴。
六、结局
关于把他撵走的事,其实也是一段不是故事的故事,但说了后大家仁者见仁吧。
他见老婆有些宠他,便向我们借五千块钱,说要回家做买卖,租个店面开个修理无线电的小店,我知道他不是聪明人,将来一准要赔的,不同意,结果老婆还说我小气,吃醋,我听到她说我,我就真吃醋了。
而且,他再回来竟对我面色有些不尊重,我没让老婆和他睡,结果,令我不悦的是,週日那天,她到底还是过去睡了。
我当时真是急了,但克制着,下决心让他走了。
那天动静也很大,老婆几乎被他干晕了,他有报复我的成分在内,然后我马上就让他走人了。走得时候给了他二千块钱,让他别乱说。
半年多后,老婆才告诉我,就是在那次,他在中间把套取了下来,老婆说她一开始没有感觉到,我不太相信,觉得应该感觉到,反正是他射了进去。
半夜里他又压着我老婆做,老婆不知为什么,居然又同意让他射进去了,不把这事放到香艳的部分,是因为我觉得老婆这儿的做法有些不对,不再多提了。
之后她也很害怕,因为那次真的是在危险期,而且又是射进去两次。还有提醒众朋友,女人在偷情的时候,有时候会完全丧失理智的。
后来再提这事,我老婆也觉得当时是她自己不对。我知道我老婆心里一直还想念着那个小C。
除了他,老婆没在和别人做过,生完孩子之后,体型一变,再加上肚子上有道口子,更不能提了,但是回味起当年,还有很有意思的。
【完】